RapNet


Rapaport News

 

Rough Markets

 

高級搜尋
最新文章
視訊
功能
新聞
挖掘
原石市場
拋光市場
製造
零售

鑽石2008:巔峰與險谷之間

Jan 6, 2009 9:58 PM   By Avi Krawitz
Print 列印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共用 Share

RAPAPORT... 如果還有什麼懷疑的話, 2008 年肯定地向我們證明了一點:我們處在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年代。借用中國的一句格言,那就是“時代造英雄”——同時也造就了狗熊。這一年運動員破紀錄,政客砸玻璃天花板,商人拼命掙扎。我們不會很快忘記奧巴馬的一句“是的,我們可以,”邁克爾·菲爾普斯勇奪八金,博爾特 9.69 秒跑完 100 米還有北京奧運會的至善至美。普京和穆加貝給人留下了深刻影響,華爾街躁動不安和商業大街一片恐慌,伯納德麥道夫 500 億美元欺詐在全球捅下婁子。

 

從鑽石工業的角度看, 2008 年出現了幾個超級明星。在我們進入 2009 年之際,人們總有個預感,好像是有更重大的事要發生。由於世界的財富突然縮水,在最後一個季度主要證券市場指數跌了 30% 40% ,對鑽石的需求也急劇下降。鑽石價格隨之下降,使得鑽石商惶然不知所措,不知到底是要保持庫存以備市場好轉,還是虧本出售。鑽石界人士在 2008 年初時趁著商品價格的一路上揚是那麼的躊躇滿志,而當了年底發現自己跌入了巔峰與險穀之間。

 

現在讓我們順著鑽石的流通管道對 2008 年作一個回顧,評價一下經濟危機是如何影響鑽石工業的。

 

2008 年的上半年礦業公司還舒舒服服地坐在駕駛席上,享受著強勁的需求和上升的鑽石價格,突然間他們的產品銷售變得困難起來。在鑽石貿易公司( DTC 2008 年前 8 個月的看貨會上原石價格平均漲了 15% 25% ,在競標會上可能漲得更高一些。但這些公司特別是戴比爾斯並沒有隨著最後一個季度需求的大幅下降而降低價格,而是選擇限產來與較低的訂貨水準相適應。據 DTC 記錄, 12 月份的看貨會是其歷史上最小的一次,只達到其平均看貨價值的六分之一。據記錄,較小公司的競標會同樣也賣不動貨,有些時候他們只收到一些出價只達到 2008 年前幾個月的 30% 50% 的訂單。整個採礦行業都一致地暫停了生產,在 12 月中旬到 1 月中旬只有少數礦山開工。從戴比爾斯、阿爾羅薩、比和必拓和力拓等大公司到哈裡溫斯頓、佩特拉、羅克韋爾和 Namakwa 鑽石等中小公司,沒有幾個在不惜餘力地花費更高的生產成品來獲取鑽石的更少美元回報。

 

在整個一年中,鑽石加工貿易也經歷了價格的波動,大的 3 克拉及更大的成品鑽石在上半年平均價格上升了約 25% ,在最後一個季度損失了約 10% 15% 。不確定性依然存在,銷售不暢甚至經常虧損,因而對鑽石商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更為嚴重的是,信貸緊縮,行業試圖降低貸款水準。製造商削減了他們的原石採購,更多地將精力集中在銷售現有存貨上,印度在 12 月份完全凍結了原石的進口。 12 月份鑽石加工中心特別是印度和以色列呼籲政府援助,幫助他們各自的行業更容易地獲得貸款。

 

珠寶零售商在令人失望的耶誕節受到重創之前,整個一年銷售都很平靜。從某種程度上說,珠寶是聖誕銷售旺季生意最差的商品種類,奢侈品的銷售額急劇下降了 34% ,商品零售總體下降 8% 。同樣地,網上聖誕銷售下降 3% ,而網上的珠寶和鐘錶銷售下降 24% 。商品促銷和打折比任何時候都普遍並驅動著節日的銷售。

 

談到危機應對,我們現在來看一下年內的頭條新聞。

 

我們現在要一般性推廣

 

概要:在 2008 年經濟危機來襲之前,鑽石企業花費了大量時間,呼籲成立推廣機構領導鑽石的一般性廣告推廣活動。這是 2 月份在以色列召開的國際原石會議產生的主要議題;許多廠商後來在聖彼德堡又進一步商討此項計畫。該關於一般性廣告推廣的議題 11 月份在安特衛普召集的會議上又一次成了熱門話題,大家共同商議行業應對經濟危機的共同戰略。

 

當鑽石工業在安特衛普聚集時,戴比爾斯為推動銷售和增強對鑽石的信心,發動了耶誕節推廣活動,並將其在這項活動中的廣告開支增加了一倍。從技術上說,這並不是一般性的推廣活動,該推廣活動所有的意圖和目的都是針對在美國的鑽石銷售,這一活動的確是到目前為止所進行的這類活動中規模最大的。

 

展望:呼籲成立推廣鑽石的全行業宣傳媒體的呼聲確實是更高了,但還很少有跡象表明行業採取了實質性的步驟使之變為現實。如果在 2009 年能夠取得進步,那最可能的是來自大牌企業如戴比爾斯、阿爾羅薩等的行動。行業要尋求提高對鑽石信心的方法,不管是什麼方法,我們希望該事項能再次作為重要議題在會議上提出。不過,在短時期內,任何大規模的市場推廣最有可能的還是以名牌推廣為重點的活動。

 

打造永恆印記品牌

 

概要:在差不多完成了公司重組和縮小礦業投資組合之後,戴比爾斯公司轉向了其市場推廣戰略,在遠東地區推出了永恆印記品牌。這一行動進一步拉長了戴比爾斯的鑽石產業鏈,珠寶零售商和非配售商現在可以與該公司合作推廣這一品牌。戴比爾斯還引進了永恆印記分級服務。

 

在生產方面,戴比爾斯完成了其庫裡南礦場的出讓,並將其威廉森( Williamson )鑽石業務出售給了佩特拉鑽石公司,基本完成了其從非盈利資產撤資的兩年計畫。金融危機也推動了戴比爾斯從各個勘探項目和合資企業的退出。儘管如此, 2008 年是前所未有的一年,戴比爾斯在這一年有 3 個新礦投產:加拿大的斯納普湖和維克多礦以及南非的 Voorspoed

 

戴比爾斯的銷售單位 DTC 將其基本客戶從 93 家削減為 79 家,它們分佈在倫敦、南非、博茨瓦納、納米比亞和加拿大。該公司的南非看貨會已經開始運作,而且嘉柏隆里的重要分選設施也已經建成,繼續支持南非的鑽石深加工活動。 DTC 還引進了其“認證業務項目”,命名了 4 個完全遵守戴比爾斯的最佳經營原則的非配售商,它們將得到 DTC 的支持。

 

展望:戴比爾斯將繼續進行其永恆印記擴張,在亞洲和南非推出新店,該品牌將不可避免地在該公司市場推廣中佔有更重要的地位。至少在第一季度鑽石生產將受到限制,以同原石需求的低迷相適應,這將在這一期間的較小的 DTC 看貨會上反映出來。

 

鑽石深加工

 

概要:南非、博茨瓦納和納米比亞執行了各自的深加工政策,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南非的國家鑽石貿易公司( SDT )最終同小礦業公司簽訂了供貨協定,但對由戴比爾斯供貨的鑽石品質的爭議引發了普遍的擔憂。立法仍然允許礦業公司將“礦場現采”鑽石出售給貿易公司,令加工工業很受傷,他們堅持說這種鑽石無法加工。行業代表威脅說要就由新的深加工構架引起的損失起訴政府並聲稱現行法律違反憲法。原礦物和能源部副部長 Futhi Zikalala 接替了 Abbey Chikane SDT 首席執行官( CEO )的職位,並稱該貿易公司已經獲得了收購供應加工商的鑽石的 10% 所需的資金。

 

在博茨瓦納和納米比亞,事情進展更為順利。這兩個國家分別有 16 家和 11 家配售商設法開了廠,開始從戴比爾斯接受貨品。博茨瓦納宣佈了建設“鑽石中心”的計畫。

 

展望:博茨瓦納和納米比亞的製造商將需要適應通過戴比爾斯“滲透”給他們的較小產量的鑽石,這將使 2009 年成為這些中心以及脆弱的加工工業頗具挑戰性的一年。同樣在南非,給 SDE 的較小的供應也將影響到約翰尼斯堡珠寶中心的鑽石加工商。南非還需考慮深加工立法中的基本瑕疵,以確保本國鑽石工業的長期繁榮。

 

非洲,衝突與鑽石

 

概要:隨著鑽石生產國剛果民主共和國(金)、幾內亞和辛巴威等國暴亂的突然加劇,非洲的派別之爭重新露出了猙獰面目。在剛果民主共和國, 8 月份政府武裝部隊與圖西族反政府武裝之間發生戰爭, 10 月份局勢惡化,使 25 萬人流離失所,並引發了人們對 1998-2003 年的戰火再度點燃的擔憂,那場戰爭最終造成了 500 萬人的死亡。

 

在幾內亞長期獨裁者蘭薩納·孔戴總統去世後,一個軍事團體控制了國家政權,並表示將在 2010 年底舉行選舉。這場動亂引起了人們對西部非洲戰爭升級的擔憂,並提出了關於金伯利進程控制問題,在幾內亞或許缺乏控制。

 

總統羅伯特·穆加貝的領導下的辛巴威執政黨民盟黨無視其在選舉中的失利,而且對日益增加的貧困和流行病霍亂在該國的蔓延少有作為。但穆加貝肯定沒有忽視該國沖積層中的鑽石財富。他在軍事上打擊在 Marange 鑽石區域發展起來的非法貿易,想到的只是他的政府每個月都在被騙走 10 億美元的鑽石收入 ; 一個更為更現實的情況是每個月可能還有數萬美元的鑽石走私。無論是哪種情況, 非政府組織和鑽石組織最終指控辛巴威犯規,但還不足以用金伯利進程對其發出禁令。與此同時,鄰國南非未能採用外交手段給辛巴威帶來穩定,儘管數百萬的難民對其經濟造成了不利影響。南非還有許多其他問題亟待解決。電力短缺造成了那裡採礦業的臨時關閉和或者減產 10% ,後來安裝了發電機幫助礦業全面恢復生產,並幫助緩解了該國電網用電過度緊張問題。

 

在其他地方,委內瑞拉自願提出從金伯利進程退出兩年,整頓國內的鑽石秩序;美國禁止進口來自緬甸的寶石,以反對執政的軍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在海牙,最知名的衝突鑽石案件現在已開始做出處理,利比理亞前總統查理斯·泰勒因利用鑽石為長達 10 年之久的塞拉里昂衝突推波助燃而被送上了法庭。

 

展望:辛巴威問題很可能成為金伯利進程圈內關注的焦點問題,因為該組織被迫採取的立場是非法鑽石不一定是引發衝突的根源,但對腐敗政府有利。特別有趣的是其鄰國納米比亞 2009 年接任金伯利進程主席國。人們的目光還將轉向南非,因南非將舉行大選且新總統將宣誓就職。

 

俄羅斯的進展

 

概要:俄羅斯是另一個鑽石資源大國,可以說也經歷了一些政治動盪。普京挪到了總理辦公室,其總統任期表面上已經結束。俄羅斯顯示了其軍事的實力,在格魯吉亞尋求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吉亞分裂分子動武之後宣佈對其發動戰爭。由於政治緊張局勢推波助燃,俄羅斯經濟受到全球衰退的打擊要比預期的更大。

 

其間,俄羅斯政府收購了阿爾羅薩的大部分股份,而該國的第二大銀行 VTB (俄外貿銀行)出售了該礦業公司 10% 的股份。在這一年中,阿爾羅薩暫停了其 IPO (首次公開募股)計畫,暗示在非洲投資 8 億美元,並表示它也許會引進精選客戶的看貨體系。該公司在 2008 年向戴比爾斯進行了最後一次銷售。經濟下滑對阿爾羅薩也有明顯影響,因它在一項貌緊急救助的交易中收購了 KIT 金融投資銀行 45% 的股份,但隨後從 VTB 獲得了 16 億美元的貸款,用來向債權人支付貸款。像戴比爾斯一樣,阿爾羅薩在最後一個季度削減了產量,以同銷售的不景氣相適應。

 

展望:阿爾羅薩在今年的頭三個月到六個月將進一步縮小生產規模,但也許會參與一些儲備,因該公司向政府出售貨品。該公司也可能繼續試水看貨系統。阿爾羅薩已經承諾開展自己的大規模市場推廣專案並且已發起了聖彼德堡會議,該公司也許會在推動一般性市場推廣的行動中起到領導作用。

 

其它鑽石中心也在行動

 

概要: 2008 年其他一些小的鑽石中心也進入了眾人的視線。特別是迪拜新落成的阿爾瑪斯( Almas )大樓成了迪拜主要鑽石中心,而迪拜鑽石交易所( DDE )又開始主辦原石競標會並宣佈它將在 2009 1 月舉辦成品鑽競標會。巴拿馬開始啟動其鑽石交易所項目,這是南美的第一個鑽交所,並正式加入了世界鑽石交易所聯合會( WFDB )。伊斯坦布爾和澳大利亞鑽交所也成了 WFDB 會員,泰國表示了其發展成為東南亞市場珠寶中心的意向。

 

以色列慶祝了鑽交所成立 70 周年,以色列鑽交所總裁艾維·帕茲和以色列鑽石製造商協會( IsDMA )總裁莫提·甘茲被當選為他們各自的世界組織的領導,從而使以色列起到了更為積極的政治作用。隨後,該國同意在 2009 年承擔金伯利進程副主席國的職責,並由此成為該組織 2010 年的主席國。以色列鑽石工業同時也考慮加強同非洲原石產出國的聯繫,其代表會見了塞拉里昂總統 Ernest Koroma

 

在這一年中,一些更為傳統的鑽石中心也展現了一些有意義的趨向。最醒目的是印度,由於當地的消費市場繼續增長,在前 11 個月成品鑽進口猛增 81% 。同樣在美國這個傳統的成品鑽進口國,成品出口明顯增長,在前 10 個月達到 10% ,這很可能是返銷量增加。

 

展望:我們非常希望迪拜、巴拿馬、土耳其和泰國這些新興的中心能夠取得進步。從現實的角度看,衰退也許會對抑制他們的抱負,但我們將會饒有興趣地繼續留意迪拜和巴拿馬的行動,因為那裡財富的增長將給鑽石工業帶來新的機會。

 

大買賣,大發現

 

概要:再次把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非洲—— 2008 年這個大陸肯定也有它閃光的時刻,繼續產出世界最大、最美麗的鑽石。亮點之一是一顆佩特拉鑽石公司在其新收購的南非庫裡南礦場發現的 39.19 克拉的特別藍的鑽石,以 880 美元賣給了 Alisa Moussaieff

 

不過,最醒目的新聞屬於 Gem 鑽石公司的萊索托萊森礦和勞倫斯格拉夫,格拉夫似乎對鑽石的胃口很大。萊森今年又產出了歷史上最大的鑽石— 478 克拉的無瑕 D 色級萊森之光。 Gem 鑽石公司以 1 840 萬美元的價格將此鑽賣給了格拉夫鑽石 -SAFDICO 合夥企業。格拉夫也發表了萊森 603 克拉的萊索托承諾鑽石加工的成品,他的公司將這顆鑽石加工成了由 26 顆鑽石組成的項鍊。

 

展望:全球鑽石生產在 2009 年上半年將繼續走軟,但我們期待著萊森出現下一顆大鑽,也期盼佩特拉從庫裡南有所發現。我們也許見不到創紀錄的價格,除非有確實非常特別的鑽石的出現吊起來格拉夫或 Moussaieffs 們的胃口。

 

拍賣活動

 

概要:格拉夫在拍賣圈裡也相當活躍。在他的投資組合中拍下了一些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鑽石。這些鑽石包括他以 496 萬美元購得的 3.73 克拉的豔藍色梨形鑽石; 159 萬美元的一顆 6.26 克拉花色淺粉紅色鑽石的戒指;最重要的也許是 Wittelsbach 鑽石,一顆 17 世紀的 35.56 克拉墊形深灰藍色 VS2 鑽石,為了這顆鑽石他大筆一揮用掉 2 431 萬美元。

 

然而,拍賣圈也受到了衰退的打擊,佳士得和蘇富比 2008 年下半年的拍賣都比平常要小一些。但是拍賣活動似乎也不平靜,而且這些拍賣公司還在它們的全球珠寶拍賣會上向買家提供貨品,特別是在彩色鑽石品種方面。除了上面提到的以外,還有一些亮點包括 Panahalo 鑽石,這是一顆 102.11 克拉的長方形切工 LSI1 鑽石,以 411 萬美元賣給了迪拜商人 Amer Radwan 。他還奪得了另一顆 70.87 克拉長方形切工 LSI1 Ponahalo 鑽石,售價 271.4 萬美元。這兩顆鑽石都是從 2005 年在 Venetia 礦場發現的一顆 316.15 克拉的鑽石原石打磨的。此外,一對 17.01 克拉和 17.79 克拉重的梨形 D 色無瑕永恆印記鑽石以 355 萬美元賣給了一名匿名的買家。不過,有的高品級鑽石沒能在拍賣會上售出,其中有 71.73 克拉祖母綠切工的萊索托 1 號和 102.56 克拉的花色豔黃色鑽石項鍊,這兩件都是蘇富比的拍品。

 

展望:我們預計拍賣市場將保持相對穩定,仍將是銷售高端成品鑽和鑽石首飾的較為吸引人的銷售管道。

 

批發與零售虧損

 

概要:在批發和零售方面,事情看起來還要慘一些,一些家喻戶曉的珠寶商破產了。首先是原先的配售商 LID 拍賣其資產和關門,而泰勒屋( the House of Taylor )失去了其品牌名稱的註冊權並公認了 1 120 萬美元的債務,其資產由 New Stream Secured Capital 公司和平接管。在零售商中,在美國擁有 455 家連鎖店的 Friedman 珠寶公司停業整頓。懷特霍爾買下了其中的 78 家店,但自己卻申請了第 11 章破產法保護。 Fortunoff 也申請了第 11 章保護,但在被 Lord&Taylor's 的母公司 NRDC Equity Partners 收購後撤銷了請求。年末 Christian Bernard 珠寶公司申請了第 7 章保護。

 

Zale 公司為了節省 6 500 萬美元,關掉了 23 家店,裁掉 20% 的總部員工,進行公司重組。同樣,芬萊( Finlay )稱它需要減少開支並正在考慮關掉業績不佳的銷售點,而 Signet 集團停掉了其原石採購業務以節省成本,應對原石市場的波動。家庭採購網路珠寶電視裁員 200 多人進行重組,珠寶頻道在開張 16 個月之後就關了門,在這一過程中暫時解雇了 106 個工人。

 

展望:珠寶零售商將繼續面臨壓力,並精簡業務,因消費者在當前的環境下要調整他們的開支習慣。我們預計有許多人將沿著供應鏈尋找與適當的品牌如戴比爾斯的永恆印記或者“博茨瓦納產”項目進行合作。

 

兼併、合夥或九死一生

 

概要: 2008 年有一些這樣的合作已經開始成形。 Day's 珠寶公司及寶石證書和擔保實驗室( GCAL )與配售商 MotiGanz 合作,在美國推出了“博茨瓦納製造”專案,目的是提高博茨瓦納鑽石在美國的知名度。非洲羅曼史( African Romance )激起了對“純粹的非洲奢侈珠寶品牌”的理念的極大興趣;該專案在南非開始了運作,並從伊特魯裡亞資源公司尋找鑽石貨源。其他值得一提的事件有蒂凡尼和斯沃琪之間的合作。

 

在兼併方面,路易士威頓收購了總部在日內瓦的手錶製造商 Hublot 集團,新幾內亞的邁克爾希爾購買了 17 家懷特霍爾專賣店,標誌著其進入美國市場。吉檀迦利集團在 2007 年收購了羅傑斯( Rogers )珠寶公司後把重點放在佔領美國市場上。吉檀伽利還從戴比爾斯購買了 Nakshatra 品牌,從 Renaissance Retail 購買了 Lucera 品牌,與 Morellato Sector 合作在印度銷售義大利手錶製造商的貨品並收購了 Trinity 手錶公司和 Hoop 銀飾珠寶公司。

 

網上鑽石零售商在去年也有一些大的動作。 OmniReliant 收購了 Abazias Novori 宣佈它將與 Zalemark 合併,但該珠寶商後來又退出了這筆交易。同時,有幾個大公司重點放在國際擴張上。 Bidz.com 推出了其網站的德文、西班牙文和阿拉伯文版本,藍色尼羅河稱它將開始向歐洲國家及跨亞太地區送貨。

 

在實體珠寶商之間的擴張也很盛行,如 Leviev 在莫斯科開了珠寶店,並通過合作夥伴在迪拜開店,蒂凡尼公司在英國、加拿大、中國、德國、韓國、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擴張。戴比爾斯鑽石首飾在美國的專櫃增加到了 11 個,在香港和東京都開了精品店。

 

在礦業方面,勞倫斯·格拉夫購買了 Gem 鑽石 9% 的股權,而總部在沙地阿拉伯的薩阿德投資公司將其在佩特拉鑽石公司的股份增加到了 44% 。羅克韋爾鑽石公司險遭 Pala 投資公司收購,而金融危機中斷了比和必拓公司對力拓的收購請求。控股公司 Pallinghurst 資源購買了 Faberge 品牌,尋求重塑 Faberge 品牌往日的輝煌。為進一步實施這一戰略, Pallinghurst 購買了彩色寶石生產商 Gemfields Resources 的大部分股份,並暗示可能與阿爾羅薩結成市場推廣夥伴關係。 Gemfields 後來收購了總部在馬達加斯加的寶石生產商東方礦業公司,但收回了對第一坦桑石公司的出價。

 

競爭同樣也在全世界的鑽石分級機構展開,許多實驗室都把重點放在向新的國際市場擴張上。總部在迪拜的國際鑽石實驗室( IDL )在義大利、沙地阿拉伯和土耳其開辦了分級機構;歐洲寶石實驗室( EGL )在香港登場;美國寶石學院( GIA )在南非設立了辦事處,並計畫在博茨瓦納設辦事機構。國際寶石學院( IGI )在印度新德里開辦了實驗室,以色列世界寶石學院( WGI )同樣也在國際舞臺上擴張。

 

在金融服務方面,荷蘭政府作為對富通銀行荷蘭控股公司緊急救援的一環,收購了鑽石行業最大的借貸方荷銀鑽石銀行。

 

還有一個稍許有些不同的情況,那就是鑽石和珠寶工業組織一起規定擴大關於實驗室生長鑽石的術語使用,可以使用“ synthetic (合成的)”“ laboratory-grown (實驗室生長的)”或“ man-made (人造的)”,等詞,並在後面加上鑽石( diamond 或者 diamonds )。並宣佈不能使用“ cultured (培育的)”。

 

幾家歡樂幾家憂

 

概要:許多著名的或者不那麼出名的訴訟今年也有了結果。最令人矚目的是戴比爾斯同意設立 2.95 億美元的基金,單個的消費者和鑽石行業成員可以要求從這筆基金對因這一礦業巨頭過去實施反競爭和壟斷行為而造成的損失進行補償。

 

一聯邦法院法官撤銷了蒂凡尼公司關於 eBay 公司應當對在該拍賣網站發生的商標侵權負責的投訴。蒂凡尼對該裁定提起上訴。而在俄亥俄,一陪審團發現 Julius Klein 鑽石公司通過佔有一枚 5.56 克拉的天然花色強粉紅色鑽石發了不義之財,而沒有給 Stafford 珠寶公司任何補償。在這一“粉紅鑽案件”中, Stafford 公司將這枚鑽石送去分級,但 Julius Klein 公司聲稱絕沒有收到過鑽石。 Julius Klein 公司被強令支付 Stafford 公司損失。

 

Merrill Lynch 在其律師發現公司所有者 Ralph Esmerian “為了其個人利益背地裡有計劃地挪用數百萬美元 Merrill Lynch 現金和非現金擔保”之後,通過法庭指定的第 11 章受託人要求對鑽石首飾零售商 Fred Leighton 進行重組。

 

在比利時,為了討回屬於政府的欠款,當局繼續對一些鑽石庫存進行扣押,據報導,在過去的兩年中已經沒收了價值幾千萬美元的鑽石。在一起較大的事件中,海關官員突然查抄歐米伽鑽石公司辦公室,沒收了價值幾億歐元( 1.28 億美元)的貨品。

 

Jacob Arabov (以“珠寶商 Jacob ”更為著稱)因欺騙對一個跨州販毒團夥進行調查的辦案人而被判兩年半的聯邦監獄囚禁。在另一起不相關的案件中, Arabov 為了 Jean 從他那裡購買的價值 319 680 萬美元的手錶和珠寶對 Wyclef Jean 進行了指控。

 

鑽石商人也未必乾淨。在以色列, Moti Weisbrot Amos Sulimani 因謊稱自己是包括寶格麗和 Chopard 在內的一些珠寶公司代表而遭到逮捕,他們從鑽石商處騙走了大約 60 萬美元的貨品。更有甚者,紐約的 Avi Taub 被指控從大約 45 位其他批發商處竊走交付給他的價值超過 300 萬美元的鑽石,他謊稱這些鑽石被搶走。

 

對珠寶商來說,在路上也同樣不安全,一年到頭有一系列的報導稱銷售人員在旅行途中遭到襲擊。 4 個武裝歹徒幾乎是採用好萊塢電影鏡頭中出現的狂妄無恥的手段,實施了歷史上最大的一起搶劫案,從哈裡溫斯頓巴黎店搶走了價值 8 000 萬歐元( 1.02 億美元)的鑽石和貴重物品。在此次搶劫之前,這家商店已經遭到了一次襲擊,當時有價值 1 000 萬歐元( 1 400 萬美元)的商品失竊。

 

一位在 Szul.com 視頻廣告上亮相的電影女演員事實上也是採用好萊塢的手段,向一家珠寶公司索賠 500 萬美元,稱該公司的互聯網推廣活動未經她本人同意,擅自以性感的方式粘貼其照片,玷污了其清純的形象。

 

展望:鑽石和珠寶公司將在安全事務方面保持更大的警惕,因為在困難的經濟時期,它們的業務對那些不顧風險尋求快錢的人來說是更有吸引力、更易下手的目標。

 

最後,悲劇降臨

 

11 月份,在離孟買鑽石區不遠處發生的恐怖襲擊令全球震驚,整個鑽石行業感到悲哀。這場暴亂奪走了將近 200 人的生命,持槍歹徒闖入奧貝羅伊和泰姬瑪哈酒店及 Chabad House 猶太人中心,使繁忙的都市陷入一片死寂。當時鑽石工業的許多人在城裡,都留在這兩個酒店參加 DTC 的活動,萬幸的是在這場襲擊中無人遇難。在全世界的鑽石交易所都對受害的鑽石行業朋友舉行了默哀,這一暴力事件無疑被列為 2008 年鑽石行業當然也是世界頭條新聞之一。

 

總結

 

以這麼一個令人悲哀的故事結尾深感不安,但對鑽石行業來說, 2008 年的確是發人深省的一年。事後回想起來, 2008 年對鑽石行業來說很可能將作為一個里程碑和非常重要的年份載入史冊。其中有一點,就像一些政治、運動和經濟的規範被修改那樣,鑽石工業也建立了不同的標準。最明顯的是,成品鑽的價格開始變得更為現實,遠離了原石定價的泡沫。銀行間信貸條件從緊,這阻止了對庫存購置的投資,在賣家間賒銷賬期減為 30 天強。最為重要的是,現在又回到了現金為王的年代。

 

我們希望這些趨勢在 2009 年能變得更為明顯。我們也預期 DTC 原石價格會下降,用戴比爾斯的話說,現實地“反映成品市場的情況”。礦業公司將採取更為適度的生產和開發計畫,因此鑽石加工商將縮小他們的經營,批發商和零售商將適者生存。

 

的確, 2009 年整個一年都有可能要用來消除 2008 年對鑽石工業的影響。因而,我們希望從現在起能在這裡報導一個更為適應市場、更強大、更加富有效率的鑽石工業。這裡祝大家新年興旺發達。

 

Rapaport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請勿轉載)

Tags: Abbey Chikane, Bidz.com, DTC, Finlay, GIA, IGI, Leviev, Safdico, Signet, Zale
Similar Articles



電洽: 1-702-893-9400
Member License Agreement   RapNet Trading Rules & Code of Conduct    私隱政策  
  
twitter twitter
關於 Rapaport
廣告業務